動物輔助治療/非藥物療法-動物醫師是無私的「助人工作者」|小虎文專欄

動物輔助治療/非藥物療法-動物醫師是無私的「助人工作者」

文/小虎文

非藥物療法:動物輔助療法

「我那時候和教授說,那隻狗療癒了我。」

講話的是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的講師陳美麗,她細細道來,她與動物之間的生命故事。

「很多人說狗狗貓貓是我們的『毛小孩』,但牠們對我而言,是生命的導師。」

先前與大家介紹不同的非藥物療法(藝術輔療園藝輔療)後,這次要跟大家聊的就是「動物輔助療法」。

動物有不可思議的療癒力

「我自己小時候很喜歡小動物,可是又有被狗追、被驚嚇的經驗,動物跟我的情感其實有點糾結;而有次自己親眼貓咪意外死亡後,那種驚嚇卻在我心中埋下一個種子–「未來我一定要協助牠們。」

當陳美麗老師因緣際會從臨床服務到教學情境後,她擔任老人教學組的講師,當時她想,除了身體的照顧外,還有哪些呢?在一堂邀請好朋友來開課的機會,陳美麗的種子萌芽了,從此臺灣的動物輔助治療,更加有系統、有目標、有意義地協助長照高齡長者。

「記得那天是我邀請好朋友葉明理老師開設課程,她帶來的一隻大型犬,一來就靠在我身上,當時我還很怕狗,幾乎是癱軟在講桌上。可是牠仍然溫柔地陪伴我,後來牠用牠頭來頂我,叫我抱牠,我跟牠說,你要我摸你的話就乖乖的,而牠就像聽懂人話般,放鬆側睡……」

動物輔療的黃金三角

後來成立的臺灣動物府治療專業發展協會,原來起源於短短一小時的情緒療癒,也就是這一小時,讓陳美麗老師直接感受到動物不可思議的療癒力。

「我們後來創立『黃金三角』,是由動物輔助治療師(簡稱:動輔師)、動物輔助治療員(簡稱:動輔員,通常是飼主擔任)及治療犬所組成的團隊,不僅合作效率有默契,也是為了保障動物福祉。」

陳美麗提到,每一場活動都要去思考如何設計,要如何彰顯出動物輔療的價值,也能對被服務的對象有益,例如:情緒、肢體、語言、認知記憶的輔助治療。曾有中風患者透過與狗狗的互動與動輔師的引導,開始願意復健,只為了「多接近牠一些」。

最溫暖的助人工作者-動物輔助治療

失智症阿嬤開口說話,因為可愛的狗狗

「失智的行為症狀有『遊走』,曾經有位失智阿嬤不停來回遊走,但我發現她過去用頭貼狗,狗也友善地舔舔牠,我看見機不可失,和阿嬤說,『牠喜歡你喔』,阿嬤手比讚表示心中的開心。接著在活動中,我們唱起老歌《雨夜花》,她跟著旋律搖擺,也摸摸狗,最後說出『來我家』的話,我震驚又冷靜地應答,『那你要請我吃嗎?』,阿嬤又回答,『好,炒米粉!』」

「這一段正好有錄影下來,阿嬤的子女都哭了。為什麼呢?因為阿嬤失智伴隨著失語症,已經有一年多不曾再開口講話了,而炒米粉,就是阿嬤的拿手菜。」

即使有的長輩本來沒那麼喜歡小動物,也會在他們的引導之下,改變成友善的態度參與其中,成為他們的「成功案例」。懂得創造動機、創造情境以及量身訂做教案的動輔師,就是依此協助長照的長輩們,獲得身體上的復健、心靈上的療癒。

動物醫師是無私的「助人工作者」

能成為「動物醫師」的狗狗或貓貓們,沒有品種、體型、性別的迷思,卻需要通過專業訓練的層考驗;與動輔師一樣,都有願意協助他人的專業、愛心與耐心。

陳美麗老師最後說,「如果你想發揮狗的特長達到助人,你的心就會打開,老天就會給你開放性的敏感度去助人!」這就是非藥物療法的動物輔助療法,一年上百場活動,仍在持續進行中。

圖片來源:陳美麗老師、Unsplash
原文刊登於星洲日照。

關於作者

長照作家小虎文

長照媒體記者 小虎文

深入照顧家庭、第一線訪問照顧者,因此了解到長照需要垮領域合作,而照顧者,需要的是身心靈的照護;我們面對的不會只是「病」,而是人。

願我們無論在生命的哪一個階段,都能體驗、看見生命的價值;無論順境、逆境,都能擁有自己內在的寧靜與平安。

其他照顧幸福圈成員

媒體記者 小虎文
長照需要垮領域合作,而長者與照顧者,需要的是身心靈的全人照護。
小周藥師X長照喵
專注預防醫學、藥品、營養品、輔具的分享,期待民眾獲得正確資訊,活得健康有品質。
輔具家營運長 劉旻宜
在輔具家可依據不同行動力選輔具,跨品牌篩選市場輔具,貼近使用者的需求。
諮商心理師/藝術治療師 紀昀
特別關注於失落悲傷、創傷修復、情緒壓力與女性相關心理議題。
藝術治療師/職能治療師 鋁罐
藝術不只是用來復健訓練,藝術有更多美妙的功能。
語言治療師/食食樂 王雪珮
專精及熱衷成人/高齡吞嚥照護,支援長者能「由口進食」的到人生最後,現為食食樂語言治療所所長。
Previous slide
Next slide

從影音了解長照

照顧幸福圈全部文章

返回頂端